潘冰激凌

一个蠢兮兮的梦

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,和几个死宅朋友一起去青岛玩儿。旅馆房间里的冷气很足,上铺凉得像在冬天扒掉我的秋裤。怕热不怕冷的本人快乐而无知无畏地主动申请爬到上铺睡觉。

半夜梦到自己在北极漂流,趴在木筏子上,面对面趴着另一个姑娘,我俩似乎认识,没吼几句大浪袭来木筏子散落成小木板,我死死抱住其中一块,下半身泡在冰冷的海水里,膝盖像是一月份里的我姥娘的。海浪继续翻卷,一个又一个浪打过来,我浑身湿透中分海草一样贴在脸上,那个姑娘在不远处大声问我,你不是记住寒流图了吗,咱们往哪儿漂啊。我内心os,老子记住了又有什么用啊,北冰洋听我的吗。又是几个浪,我被浪推着往北冰洋海底基地(梦境限定)漂过去,被推进房间的一刹那我拉闸排水,大水退去,我湿漉漉的脑子里出现地理图册上的寒暖流示意图。

我睁开眼,决定好好盖被子。


所以高三党们背过寒暖流示意图了吗?


感冒

宿舍里四个人有三个感冒了,剩我一个人坚持健康。因为笨蛋是不会感冒的,所以我要当笨蛋,我不学习了回床上躺着了。


大学英语分级考试结果出来了,我,试卷看不懂,题目三分之二是蒙的,结果凭着一级的水平愣是分到了三级去(一共四级,一级最低,四级最高)。现在高考3500都没背完的我被要求把词汇量提到6500+,感觉自己像是被莫名其妙投到高位的杨超越,和不属于一个级别的人待在一个班,又没有退出的权利。
不过,超越妹妹最终出道了嘛,我也要硬着头皮上啦,祝我好运吧。

高考成绩比想去的大学的投档线高一分,刚好够实现我的愿望。
想去的大学只有两个专业,恰好都是我喜欢的。
一直担心打工的事,现在真正开始打工了反而发现事情没有那么可怕。
不想和同学出去玩七天,觉得太长了,又不知道怎么说,结果因为别的同学有事出游时间自动降为四天。
七月对我还蛮好的,我的美好人生有着一个不错的开头。

另一个梦

梦见自己和一群朋友进行热血漫一般的冒险,冒险途中经过一个白色海滩,海滩相当漫长,遍布看起来就很富裕的比基尼美女,周围是豪华到像是来自未来的度假村建筑。朋友之一云淡风轻地说,这是他家的产业之一。
那个梦的其他剧情都忘了,但是那位朋友的富裕使梦里和现实的我十分震惊,于是一路记到了现在。
有钱真好啊。

记一个梦

刚高考完,昨天晚上梦见对高考答案,英语改错就对了两个,吓得我立刻换了一个梦。

高考前学校发的复习资料(然而我直到高考完都没看完)。